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买LV、GUCCI如同买白菜,东北男人七年卖出百万个二手名牌包

2022-08-27 21:03:52 6515

摘要:大金链子、啤酒肚、身穿哆啦A梦短袖、手挎爱马仕铂金包...,麦茶浑身上下充满了违和感。麦茶生于吉林长春,定居在日本东京,至今已经26年,但他说话仍带有一些东北腔,他也没想改,“唠就行了,也没人在乎你是什么腔。”话唠直男、说话自带段子、身在东...

大金链子、啤酒肚、身穿哆啦A梦短袖、手挎爱马仕铂金包...,麦茶浑身上下充满了违和感。

麦茶生于吉林长春,定居在日本东京,至今已经26年,但他说话仍带有一些东北腔,他也没想改,“唠就行了,也没人在乎你是什么腔。”

话唠直男、说话自带段子、身在东京,心在东北——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。

他的个人经历和形象一样饱含戏剧冲突。一次很偶然的机会,留学日本的麦茶切入了奢侈品箱包市场,现在是一名日本区买手主播。

麦茶这个名字,从最初的网名“有点甜的麦茶”衍生出来。大家时常跟他开玩笑,“你起了一个适合非常直播的名字。”

麦茶确实用这个名字在日本中古行业成为了一名买手新星,他也自封为“当地最强买手”,几分玩笑,几分真实。

他长期在日本东京直播。对他来说,大部分的生活都在直播里。在麦茶的直播里,对着LV、GUCCI、爱马仕等奢侈品包包,没有台本,张口就开始讲解。

行走中古江湖六年,他已经练成了一眼辨包真假的本领。“经我手的包包上百万,至少。”

一战成名

2016年天猫双11,麦茶举着手机和自拍杆,走进东京举行的二手名牌特卖会,被现场的景象惊到了。

LV、爱马仕、Gucci、香奈儿堆成了小山,LV柜前更是“惊人”,“一千块到三千块不等,每个人都像抢大白菜一样。”

尽管是工作日,会场外还是许多人赶来排队,排在最前头拿到头几号的几个人,前一天晚上赶来排了通宵。门开了,大家一窝蜂涌进去。


这是麦茶刚刚入驻淘宝直播时候的场景,购物节当天,网站都在打折,找不到特别的直播内容的他,选择了去逛展。

麦茶把手机举起来,完全没有任何准备,开始了日常的直播讲解。视频画面中,现场的人随意翻找,抢货。“现场的LV,被翻得仿佛假货一样。”他开玩笑地说。

现场疯狂,直播间的观众也开始疯狂,在弹幕上表达了代购需求。

来不及计算价格,麦茶开始加入抢货大军。“1个人同时只能去拿6个包,我一个手臂挂着几个包,对着手机屏幕介绍,下了单我就得拿在手里,不能放下。”

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这次展会上卖掉了近20个奢侈品包包,直播间的粉丝涨了近3000,作为当时的第一批直播买手,就这样,麦茶肉眼可见地火了。

买手的“养成”

接受采访前,麦茶正和团队选品,准备直播,为正在进行的天猫618购物节进行筹备,紧张的时间线和繁重的工作量让团队里的每个人都紧绷神经。

最近的东京已经渐渐入夏,解除全国紧急事态以后,麦茶已经正常上街,去中古店探店,直播。中古店里身影穿梭往来,麦茶站在门口向里看去,还是有点儿出神。

其实成为一名买手,起于偶然。

麦茶的父母是新中国第一批华侨,在他很小的时候,他们便在日本做生意,每年的寒暑假,麦茶都会从东北飞到东京。

走在东京街头,可以见到许多“中古店”,大黑屋、新黑屋、银藏等连锁店铺琳琅满目。主要贩卖一些高价值的二手商品,以奢侈品为主,这构成了他最初对于中古的全部印象。


但是他并没有想到,日后自己也会成为一名买手。毕竟,买手一直和时尚、潮流、个性连接在一起。“而我是个几乎从来不用奢侈品的人。”

大学毕业后,麦茶开始在EPSON集团做HR,闲暇时间就在淘宝上帮国内国内业者代拍二手奢侈品,从此时正式开始接触到了日本中古圈。

最初的代拍,主要是面对企业客户,大批量采购。“当时一直是佛系代购,有客人问,就帮报价,只有几十个老客支撑着,一年大概五百万左右的交易额。”麦茶说道。

在中国,市场流通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古包都来自日本。日本这个极其重视诚信的国家,已经建立起了相当完善的二手奢侈品鉴定、评估、销售体系,淘中古包一般都会选择日本。

2013年,随着对中古市场的了解,麦茶看到了商机,决定在这个行业试一试水,正式杀入中古包市场。他再次去了日本,这一次,是作为一个买手的身份。

“你总能在中古包中找到真正的顶级做工,即便经历时间和人为消耗磨损,但这种工艺感绝不会轻易消失。”当他在中古店看到一二十年前的LV,爱马仕或者 Chanel,总是感慨这些奢侈品的精工细作。


卖空货架

语言幽默和头脑活络让他在粉丝中很受欢迎,但买手和中古店合作,还是处于弱势的地位。

在日语中,并没有“直播”这个词,直播在这批买手和店主概念里还不成熟的时候,走到中古店里对着手机镜头讲解包包,店家是拒绝的。“一直播就要六个小时,店员会把我们当成个人代购”。麦茶说,向来喜欢安静的日本老板甚至会赶人。

麦茶的办法是“磨”,一点点入货,慢慢增加入货量,增强跟店主的交流。

“名牌特卖会”一战后,麦茶有了一定的粉丝积累。在日本,大黑屋株式会社是老牌中古店,和大黑屋谈合作之时,麦茶跟负责人沟通,一场直播可以卖100万日元(约合7万人民币)的包包。

“负责人以为我们在撒谎,不太想让我们直播。”沟通不畅,麦茶只能拍照发到粉丝群,一上午卖空了大黑屋一整个货架,直接震惊了中古店的负责人。

见识到直播的威力后,买手店也开始主动寻求直播间带货,一些中古店甚至为麦茶开辟了专门的直播区域。


作为一名买手,和普通商家主动种草不同,二手奢侈品商家们上架一般取决于粉丝们的反向需求。“大家会明确提出自己要哪一个品牌,哪一款,或者多少价位的包包。”二手产品非标且独一无二,直播时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展示介绍产品的细节。

有一定消费能力的,30出头的大城市女白领是中古包的消费主力,她们的部分社交需要用首饰、大牌包包去支撑,这部分粉丝粘性高,复购率也高。

麦茶经常会和一些相熟的粉丝会在直播间聊自己的生活,对他而言,也是工作的一部分。而他生活中的大事,也是直播间的粉丝看着一步步完成的,包括结婚,催生等。

为了方便区分产品,麦茶会给很多包起代称,例如LV系列的“骆驼包”、“小可爱”、“迪士尼”,在社交网站上,这些名字后来也变成了LV的一些统称。

“其实名字和包包有时没有太大的关联,例如迪士尼那款,是因为粉丝背着这款LV去了迪士尼,拍了一张绝美的照片,从此那个包的代称就变成了迪士尼。”麦茶介绍。

在LV仓库直播

对买手来说,需要各个方面的综合能力:专业知识、预测趋势的眼光、人脉、进货渠道缺一不可。重要的原则是:当买手,不是为了买得到 ,而是卖出去。

麦茶已经不仅满足于在中古店的直播区直播,而是开始进入中古店铺的仓库直播。

大的中古连锁店,都有统一配货的仓,买回来的货先进到仓库,再流通到各个门店。

“我们现在基本上都是直接去中古店的配货仓库,选品直播。”名气打响之后,他也有了更特殊的待遇。


麦茶回忆起最初,在日本奢侈品拍卖会上,面对众多竞拍者,中国买手的话语权很小。无数的Gucci、LV包包规整地堆放在展示区,一个篮子里的奢侈品就有成百上千件,拍卖节奏相当快,留给每个包的时间只有3到5分钟。但众多中国买手坐在最后几排,竞拍师甚至听不到叫价声。

“当时不是很懂行情,甚至会高于市场价买入。” 随着中国买手圈子的扩大,麦茶等买手也渐渐发出了自己的声音。

从事中古行业六年,麦茶也有了职业病:“现在在大街上走,会不自觉的看包并且辩真假”。现在一个奢侈品包到了他手里,一拎,一闻,基本就能看出真假。

二手奢侈品有许多冷知识,例如大火的老花包,其实并不是真皮,而是采用一种油画用、名为Canvas的帆布物料,外加一层防水PVC特殊工艺,才做到了工艺精美,不易磨损。

在麦茶看来,买二手奢侈品包包并不是单纯的消费,部分包包有着很好的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。曾经一位客户购买的LV中古包,用了两年后卖出,甚至还涨了400块。

“自己会不会有一些收藏癖好?”

“我自己不收藏,但遇到特别稀有的包,一定要帮它找到合适的主人。”麦茶说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